舅舅生前口头遗赠给外甥房产去世后还算数吗

律师:口头约定也是一种有效的形式 漫画 王悦

H见习记者 周志斌

土生土长的湖州人吴某一生未婚,一直是自己一人生活,也无子女。2013年因为拆迁安置得到一套商品房。2016年6月,吴某开始生活逐渐不能自理,村里曾征求过他的意见,他表示不愿意享受“五保”政策,而愿意由其中一个外甥周某扶养,医疗费由周某负担,去世后将自己拆迁安置得到的商品房赠于周某。

在平日里,周某对舅舅吴某的生活起居关爱有加。在舅舅患病期间,周某更是细心照顾,四处奔波为老人看病,花费颇多,但从无怨言,称得上尽力尽责。乡里乡亲提起周某,也都是赞不绝口。

2017年1月,吴某去世。其遗留的房屋一直未得到任何处理,关于该房屋的权利也是一直出于悬置状态。房屋的打理、物业费的缴纳等,都是悬而未决的问题。

村委会于是找到周某,认为,对于吴某遗留房产,理应尊重其本人意愿,且周某尽心扶养,付出有目共睹,该房产应归周某所有。

但是周某称这份遗赠,仅仅是口头上的,并没有留下书面协议。不知道能不能生效,于是,周某找到了本报“法律帮帮团”栏目询问律师,在舅舅吴某已经过世的情况下,不是直系亲属的他,该如何拿到房产?

律师解读:

浙江常益律师事务所律师

张敬昕律师

关于吴某遗留房屋是否归周某所有的问题,根据周某的描述,双方虽然没有签订书面的遗赠扶养协议,但村里征求过吴某的意见,他表示不愿意享受 “五保”政策,而愿意由外甥周某扶养,医疗费由周某负担,去世后将自己拆迁安置得到的商品房赠与周某。

《继承法》第三十一条:公民可以与扶养人签订遗赠扶养协议。按照协议,扶养人承担该公民生养死葬的义务,享有受遗赠的权利。吴某生前的意愿应当得到认可,这样的行为也是符合《继承法》的规定。

关于非书面合同是否无效的问题,根据我国《合同法》第十条规定:“当事人订立合同,有书面形式、口头形式和其他形式。法律、行政法规规定采用书面形式的,应当采用书面形式。当事人约定采用书面形式的,应当采用书面形式。”按照法律规定口头的约定也是一种有效的订立遗赠扶养协议的形式。

律师认为,在实际操作中,类似情况应当尽早签订书面的遗赠扶养协议,因为,口头的协议具有可变性,本次案件中,幸好有村委会征求意见,如果村委会愿意出具证明则案件的事实还可以证明,如果没有村委会的证明,则遗赠扶养协议是否能够执行具有不确定性,法律也可能无法对吴某的遗赠扶养协议予以认定。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